博赌网站十大排行本身很思念您啊,笔者养你哟

一开始只听过喜剧之王,从来没想过要去看。直到有一天表弟看综艺,无意中抬头看到张柏芝重现喜剧之王的片段,才来了兴趣去B站搜了搜。
一看就不可自拔了。
粤语的味道真是独特极了,迷人的魅力。
看到星爷拿个盒饭都要被看脸色,强颜欢笑走开到笑不出,短短几步路,看尽辛酸。
屎你是一粒屎,命比蚁便宜。
没名气,没有人有耐心去挖掘你。挖空心思表现自己,却被不耐烦地推到一边。有才华又怎么样呢,有名气的也有才华,谁看重你?
连对喜欢的女人,也自卑的没有底气。
但是梦想是要有的,尊严更是要有的。就算是个跑龙套的,也是会成为演员的。
喜欢的那个女人,就算给不了她钻戒宝马,但也要能把我的所有给她。
那句“我养你啊”,思来想去的挣扎纠结犹豫了多久,才能下定决心说出口。
那是一句承诺啊。
所以我才会在柳飘飘大喊:“喂!那句我养你啊是不是真的!”的时候,那么害怕。
我怕星爷摇头苦笑,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但星爷只是愣了一下,就喊着:“是啊!”
是啊!
我养你啊!
感动死了好吗!
就算失去男主角的位置,经历枪战,回去之后,还有柳飘飘等着尹天仇。
“飘飘,我爱你。”
最朴实无华的情话,无非就是这一句了吧。
我也要成为能养得起媳妇的人啊!

前些天,重新看了一次《喜剧之王》。已经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看这部电影了,从大学时代到现在。有时候是漫不经心的用来打发时间,有时候是工作生活累了疲倦了用来激励自己。不管动机怎样,每一次都会被感动到热泪盈眶。想起它1999年的世纪末在全港影院惨淡收场的情景,仍然叫人有些嗟叹,从那时到现在已经十三年了,阿星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他也由当初的毛头小子步入而立之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席氓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事实上,看星爷的电影越多,看喜剧越多,看香港电影越多,就越来越认识到《喜剧之王》里的人生蕴涵着怎样可贵的精神。星爷的《喜剧之王》之所以是他最伟大的作品,之所以几乎达到了喜剧电影的最高境界,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拍出了他自己。很多时候,感动观众不用太多成本,以诚动人。优秀的文学作品往往都可以用这句话概括——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优秀的电影也不例外。

        
想当初,我看尹天仇这个死跑龙套的怎么死都死不了,在娟姐后面翻来滚去浪费菲林,不明白这到底是出自怎样的故事。直到若干年后星爷空降人大,在八百人面前说起他的不堪往事,我才恍然大悟。当年拍射雕,他演一个被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一爪抓死的小龙套时,就跟导演说,可不可以挡一下再死,导演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于是,“我就不停的开开心心的提建议,再开开心心的被拒绝”。

   
很多人看星爷,都是从大话开始,或者有些人是从苏乞儿开始,有些人是从唐伯虎开始,但是把他的作品看的差不多了之后,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喜剧之王》作为他们最珍惜的电影。在星爷诸多无厘头、够疯狂、够恶搞的作品中,突然间插入了这么一部带有强烈的悲剧色彩的正剧,当时都没有人能接受,但是喧闹背后,浮华过尽,你会发现,真正的经典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打动人心的力量,是星爷的真诚,一个人在书写自己的时候,一定是最真诚的。所以一开始,我们就能看到那个穿着劣质西服、面对海浪大呼“努力奋斗”的背影,那就是星爷自己数十年来摸爬滚打不改对电影的痴心的写照。在这部电影中星爷献出了自己最好的本色演出,在片场每天只求有便当的小跑龙套却抓紧机会在摄像机前过过瘾,这样的开场一贯的无稽,却也够真实。

   
粤语版看了很多遍,国语版也看过无数遍。比较了一下,虽然石斑鱼的配音尽出神采,但星爷自己的原版原调反而更能打动人。这实际上和电影本身的写实风格也是搭调的:石斑鱼的声音特质显然比星爷本人要夸张得多。所以到现在,我都还是会背诵很多粤语台词。

   
在大学那么灰暗的时光里,《喜剧之王》一遍又一遍的在感动我,在鼓励我,在给我看人生逆境里不屈美好的那一面,也在告诉我轻轻松松的摆平不顺和委屈。有的时候大家一起看完了跑到阳台上对着空气大喊几声:“努力!奋斗!”小人物的自我励志,是不能不珍惜的一份人生财富。

   
好比星爷,从邻里街坊中走出来,抓紧小孩们在街坊活动室打乒乓球的功夫看书,三句台词也会紧抓剧本不放,没有人来看也照样摆齐了番茄酱演雷雨,即使爱上的人是个三陪女郎,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可以不介意。

   
很多人最感动的大概是尹天仇冲出屋子对柳飘飘大叫一声“我养你啊!”,这一瞬间我时常会想起她跟我提过的那个女生,她和他一样都热爱《喜剧之王》。那时候第一次接吻之前,她就很狡猾的问他:“要不要涂点唇膏?”

  
星爷以往塑造的人物身上多多少少会有小人物市侩、好色、贪婪,另一大特点就是夸张,甚至有点神经质。然而在尹天仇这个角色身上也比较少看到。这个人物突出的一个性格特征就是执着、单纯和善良。例如,他仅仅只是一个临时演员,却总是抱着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对于出演机会一次一次的争取,一次一次的失败,甚至一次一次的被人羞辱,最后他仍然坚持他那句:“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他单纯,其实单纯与执着总是相伴的,复杂的人必定会有很多的思考,也自然会有很多的顾虑。想想看,现在许多向往演艺道路的年轻人,有多少是仅仅因为热爱表演呢,如今考中戏、上戏、北影的人远远比过去要多,除了物质条件的提高给予考生们的支持外,另外的一份动力就是来源于铺天盖地的娱乐资讯中大家可以看到的明星们的那份风光与荣耀,以及成为明星所能获得的经济利益的诱惑,所以,如今想成为明星的比想成为演员的多。

  
而尹天仇,还记得那两场戏吗,他第二次去找那个副导演Sunny
哥,说演什么都行,不要钱也行,只要有个便当;另一场,娟姐告诉他让他作男主角,问他有没有什么问题,他说:“是不是每天都有便当可以吃?”

  
多么单纯的想法,多么执着的信念:只要有一口饭吃,就要为自己的理想坚持到底。
    
星爷大红大紫的时候,大多星迷尚在求学路上。那时候的星迷看星爷,更多是看他如何桀骜不驯、特立独行,看他如何玩弄权贵、传统、教条、古板的思维定势于鼓掌之间,看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洒脱。笑到花枝乱颤。
       
现在,这帮子80后都走进了社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生活、工作问题。当理想与现实发生碰撞的时候,当鲜花与掌声没有如期而至的时候,当你烦了闷了累了痛了想要放弃的时候,你是否还记得那位曾在年少时带给你开心和笑容的导师?
       
他并不只是无厘头的搞笑大师,并不是部分人士口中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
       
如果你真的在现实与理想中苦苦挣扎过,有过一个平凡人喜怒哀乐的生命体验,请你回过头再来看看星爷,看看《喜剧之王》,你会发现星爷的嬉笑怒骂之间,蕴藏的尽是做人的道理,鼓舞每一个平凡的人要勇于拥抱理想,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追寻自己的理想。坚守自我,永不言弃。
      
你可能依然会笑,但不是花枝乱颤,而是内牛满面。

  
关于他的善良,剧中的表现也许不是很多,有这样一个情节,那位洪爷的手下(田鸡饰)被尹天仇踩了几脚,洪爷带着他去找一位老太太要钱,老太太仅有的一百块被他拿走,看到这一幕的尹天仇走了过去,扔了一百块在地上,还说,老太太你钱掉了。这一细节可以看出,这个人物身上的善良。

  
这样看来,尹天仇这个人物身上确实有许多优点,但他仍然是一个小人物,他仍然卑微。他热爱表演,却始终没有机会,他生活潦倒,想拿个便当却也被剧务(吴孟达饰)扔了喂狗。而他仍然渴望获得尊重,最明显的一场戏,就是他第一次和柳飘飘见面时,对方不断的叫他“死跑龙套的”,他却笑着、似乎不经意的强调着:“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实际上表明了尹天仇内心是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这个表象下面,更打动我的是,在历经艰辛屡遭挫折的背后,他对自己理想的尊重,不管面临什么样恶劣的状况,都不会动摇对自己理想的尊重。
       
还有,柳飘飘走后,尹天仇一个人去找吴孟达演的剧务,对他说:不管你看得起我看不起我,我都是一个演员,你还欠我三个便当,我想要拿回来。
       
柳飘飘的拒绝让尹天仇感觉生活已经将他赶到绝路,事业上,前程渺茫,爱情,遥不可及。
       
一个人如果走到绝路,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接受现实,萎靡不振;另一种,就是绝地反击,重整旗鼓。
       
而尹天仇,选择的是第二种,所以他决定改变,首先从改变自己的内心开始,从剧务欠他的三个便当开始。
       

他去拿的不是盒饭,而是自己的尊严。
       
面对剧务凶悍的面孔,面对杀气腾腾的的锯条,尹天仇面色凝重、小心翼翼却又无比坚定地捧起三个便当,捧起自己作为人的尊严。

  
在多次遭飘飘嘲笑后,他也有他的情绪,他说了一句:“其实你们出来卖的,如果懂得尊重别人一下,那别人……”当然,这句话没说完,就被飘飘打断了。其实小人物就是这样,他们渴望获得别人的尊重,在自尊受到伤害时,他们往往会选择以伤害别人的方式来寻求心态上的平衡。这句“出来卖的”,就是对飘飘的“死跑龙套的”的回应。当然,尹天仇始终是善良的,当飘飘愤怒的站起来说:
“你说什么?”时,他立刻说:“对不起。”

   
记得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里张国荣所扮演的西毒有这样一段开场白:“很多年以后,我在江湖上有个绰号,叫做西毒。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变得很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是不希望看到别人比我更开心。”人格的扭曲,便是由此开始。

  当然,王家卫的电影大多描绘的是人性中比较阴暗的一面。《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便有这样的心态。她是个妓女,可以说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物。她们卑微、轻贱。飘飘之所以不断叫尹天仇“死跑龙套的”,正是因为她自己卑微,就不希望看到别人比她高尚。什么研究表演艺术,什么教人家演戏,不就是个“死跑龙套的”吗,凭什么要我们把你当老师一样尊重?

  她自己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不止是得不到尊重,妓女是没有人把她们当人看的,因此她同样以伤害别人的方式来寻求心态上的平衡。然而,就是这一点,体现了她与其他妓女的不同。记得鲁迅先生的《故乡》,里面有这样三个人物:我、闰土和杨二嫂。我,辛苦辗转;闰土,辛苦麻木;杨二嫂,辛苦恣情。如果说,尹天仇是辛苦辗转的人,那些妓女就是辛苦麻木,飘飘,当然并不是辛苦恣情。辛苦恣情的人必然也麻木,而飘飘则是一个还没有麻木的人。

  因此,当尹天仇说出那句“出来卖的”时,飘飘愤怒了,其他的妓女却没有,甚至有一个妓女还拉住愤怒的飘飘说道:“别这样,我们本来就是嘛。”不错,飘飘不甘心,她并不愿意作一辈子妓女,她仍然渴望尊重,向往爱情。
       
而太多的苦难使她扭曲。在终于找到一份真爱时,她仍有她的惶恐。因此,在尹天仇说:“我养你啊。”时,她拒绝了:“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但是她感动了,转身之后坐在Taxi上终于不能自已,哭的一塌糊涂。
       
我成年之后再看这个桥段更加感动和难过,因为人总是会随着长大而变得愈发理性,变得成熟稳重,那么是否还有勇气为一件自己认为值得的事,做一次非惯性思维的决定呢?

  
接下来,为了这份真情,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飘飘坚决地说着:“不行!”宁愿被打死都不愿意再去做妓女接客。当她再次来找尹天仇时,她仍然没有马上说出她来的目的。
      
那句:“喂,你上次说你要养我是不是真的?”在看到天仇身边的鹃儿时,她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开的口。
      
最后一场戏中,尹天仇晚归,飘飘一连串的骂中,同样体现着她的卑微与惶恐。“你上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煮不煮你的饭呀!怎么穿成这样,你不是演主角的嘛,告诉你,不管你是主角还是跑龙套的都要养我一辈子的。”其实,她是惶恐的,害怕又遭到抛弃,但她的言辞中似乎是在恐吓,这便是飘飘的特点,飘飘的表达方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