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戏也可以很炫丽,任时间粗暴霜染

你的心中一定住着一位盖世英雄,他上穷碧落下黄泉,敢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鳖,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着土匪还能说着道上的黑话,他似乎无所不能,万般变化,能深入虎穴,也能直捣黄龙,若遇到小怪兽,也照样制伏得了。
男孩子看着他,说将来就要成为这样的人,女孩子看着他说,长大了就要嫁给这样的人。
我们心中的盖世英雄,可以是吟鞭东指的侠客,侠骨柔情,铁血丹心;可以是混迹于世的泼皮古惑仔,玩世不恭,无所事事;可以是打家劫舍的土匪流氓,嗜钱如命,贪得无厌,他甚至可以是不付过夜钱的小区菜市场卖猪肉的阿三,邋里邋遢,流里流气,他们可以完美也可以不按套路出牌,只要能在大是大非前,选择正义,选择善良,那就是英雄。
我们从小看着这样的英雄长大,三国水浒,孙悟空,黄飞鸿,方世玉……记忆中的荧幕里留下了他们为我们铸下的英雄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不再相信英雄,是因为渐渐长大的我们,被平凡琐碎的生活淹没,被得失计较迷失,还是因为我们的英雄都被红旗加身,变得不伦不类,更多的像一个政治符号,一个宣传工具,让我们从心里产生抵触情绪。
我相信是后者的原因吧,不然为什么外来的洋英雄,依然能让我们心驰神往,而我们国家的英雄却行将寂寥。我们厌恶政治化,形式化,红色化的东西,包括英雄,所以我们连带着连民族抗战的英雄也萌生了抵触情绪,尽管他们是最真实最应该歌颂的英雄,可这怪谁呢?
我记得齐邦媛在《巨流河》里面说过一句话,那些为我们奉献出了生命的英雄战士,我甚至未曾为他们写过点什么。
我想,不是不写,是不知道怎么写,就如同这电影一样,不是不拍,是不知道怎么拍。
徐克高能,竟敢挑战这样一部红的发紫,令人闻风丧胆的题材作为自己的新电影进行拍摄,这可能和他当年挑战拍摄江河日下的武侠电影,并让武侠电影再次辉煌一样高能,前方高能,我却不想避让,看完《智取威虎山》,我在想,这不就是小时候答应自己去电影院要看的那部电影吗?我心中的英雄在荧幕上复活了,在怪才的手中复活了,那一刻,生活的苦难忘却,英雄在心中冉冉升起。
徐克所要表现的杨子荣,不仅是一位英雄,更是一位侠气冲天的大侠,那茫茫雪天世界,穿着墨黑色的貂皮大衣款步走来的人,一时竟分不清是雪山飞狐胡斐还是剿匪英雄杨子荣,又或者他们已合二为一,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英雄,可他们又不一样,这一次看真切了,是杨子荣,剿匪英雄杨子荣,“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这么熟稔的黑话,除了他杨子荣,谁还能说。
和杨子荣斗智斗勇的是威虎山上一群化了朋克加哥特风妆容的土匪们,土匪的boss是一个叫三爷的黑山老妖,这里自成江湖,一场血雨腥风呼之欲出。
哪里还有样板戏的做作和程式化,哪里还有灭绝人性的政治符号,站在面前的就是我们的英雄。
这几乎算是近几年来徐克最好的电影,我似乎在上面看到了早期黄飞鸿的影子,这是他这些年来的电影里所没有的,又或者说,徐克通过杨子荣找回了当年的自己,那个满是英雄情怀的少年,依旧意气风华。
博赌网站十大排行,而我们,追随着他,又寻回了那个关于英雄的梦想,那个一食一蔬之外爱情般不死的英雄梦想,它支撑着我们在这庸庸碌碌的尘世一直走下去,因为说不准哪天就有个盖世英雄踏着五彩祥云从天而降,谁知道呢?

我对智取威虎山的印象只是几个关键词“杨子荣”“林海雪原”“座山雕”“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样板戏的原作和小说原著都没看过,但是知道是属于那个年代的特殊戏,所以当听说徐克要拍这部戏时,脑海里怎么也把他们之间划上等号。
徐克电影于大众的印象恐怕就是“视觉”武侠和创造性了,只是徐克拍这部一代人记忆中的红色经典,不能不佩服徐克的大胆,也不能不佩服广电的大胆(难得为广电拍一次手)。电影是和老爸一起去看的,原本我对这个电影的态度还只是观望,虽然网上评价不错,但又不能排除是舆论操作的,所以犹豫再犹豫,直到老爸问我要不要去看。
作为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老爸对样板戏原作自然印象深刻,相较于我而言甚至对这部重拍片更好奇和期待,好在按他老人家反馈的态度是“尊重原作,也足够娱乐”。
这里所说的原作指的是之前的样板戏版本,其中剿匪的战士们身披白色斗篷,在林海雪原里滑雪的镜头,老爸说了一句“很符合原作”。我还记得小时候和老爸一起收集邮票,林海雪原的邮票造型印象最深的就是“白色斗篷”了。
电影让大家印象深刻的,怕就是那段杨子荣上威虎山,在土匪山头那段黑话对话了,那段“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很多没看过原电影或者小说的人都知道,还有那段和土匪斗智斗勇的黑话对话,经常出现在相声段子里,在电影里看到的时候除了熟悉感还有一种莫名的好笑的感觉。
徐克这部电影成功在没有过度刻画其中一个角色,张涵予饰演的杨子荣固然出彩,可是林更新、陈晓、佟亚丽饰演的角色也不失亮点,当然威虎山的土匪们哪怕只有几句台词的也让人印象深刻。
至于梁家辉饰演的座山雕,因为之前有所了解,所以在看到造型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意外,只是觉得略微可惜的时,眼睛的特写镜头还不够多,作为一个资深演员,梁家辉的眼睛是很有戏的,这部戏里的座山雕形象是足够味了,只是眼睛的戏份体现的不够足有点可惜。
不得不提的就是杜奕衡饰演的滦平了,没看过原作的我以为他不过就是从威虎山出来时那一点镜头,甚至以为那位“侯专员”才是主要配角,所以在看到滦平之后的表现时,不能不说是觉得惊艳的,杜奕衡把滦平这位十足的小人诠释的相当到位,无论是贪生怕死还是卑鄙无耻都演绎十足,略可惜的就是他在威虎山和杨子荣对峙的那段,不知道是剪辑的原因还是剧本的问题,有种演过火的感觉,夸张的情绪化让人有种泼妇骂街的即视感。
情节和人物刻画上的尊重原著,配合上徐克特有的视觉化效果,以及还算是正宗的3D,有些过度夸张的情节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就连我老爸这个每次看这类片就吐槽枪战的人,都表示尚能接受这种娱乐方式,作为个人唯一觉得多余的就是最后“第二个”结局了,除了让人觉得是在炫特效意外,实在没有存在的必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