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赌网站十大排行:霸王别姬,只道是全世界可能再无霸王

《霸王别姬》是我最喜欢的电影,同时也是国产电影的巅峰之作,当属陈凯歌最好的作品了。这已是我第三次观看这部近三小时的影片,没有快进,没有错过任何一帧画面和台词,但我仍然不敢说自己嚼烂了读懂了。每看一次这部电影,总会给我一些新的观感和发现,可能这就是经典作品所能带给观众的东西吧。
从电影经典三幕剧结构分析,这部片子的结构其实相当清晰,特别是导演专门呈献了一条清晰的时间轴,主体故事是从1924年北洋政府统治时期到1966年文革时期,其间的政治动荡不言而喻。这是一个发生在乱世的故事,不仅讲述了主人公的情感和身世命运,同时也反映了政治对文化的影响,传统文化与文化冲击,京剧的真谛,以及政治乱象下人物的戏剧特点等等。
第一幕是从1924年到1937年七七事变前,这一时期的京剧炙手可热,讲述的是主人公小豆子和小石头的发迹史,是全剧的铺陈和奠基期。这一幕可以分为四部分,分别是进戏园学艺、小癞子自杀、被小石头用烟斗捣嘴和被张公公玷污,这四部分共同成就了程蝶衣和虞姬。值得注意的是,影片开头几分钟用的是黑白镜头,直到母亲艳红带着小豆子拜师学艺的时候才逐渐转变为彩色,这意味着小豆子的学艺生涯的正式开始。蒋雯丽在影片中饰演的角色也是相当到位,她既是一个妓女也是一个母亲,她为了让儿子进戏园,毫不犹豫地剁下他的手指,甚至暗示关师傅可以进行性交易。她的这一张表情将惊恐、偏执、倔强、甚至有点神经质的情绪展露无疑。
小豆子继承了她母亲的一些特质,她被迫进戏园学艺,因为出身卑贱被其他孩子嘲笑欺负,可他始终表情冷漠,不见一丝软弱。然而当小石头进来对他表示关心和同情时,他的眼睛马上被泪水包裹。这也展现了小豆子好胜、倔强、外刚内柔的性格特征。
小豆子和小癞子从戏园逃跑,刚巧看到当红名角儿演《霸王别姬》,这出戏对两个孩子的触动很大,特别是小豆子,当他看到台上霸王的时候,他看到的其实是师哥小石头,所以他义无反顾的回到了戏园。等待他们的当然是一场毒打,小豆子挨打却一声不吭,倔到师傅都无可奈何;小癞子因害怕师傅的毒打,掏出口袋里所有的冰糖葫芦全数塞进嘴里,然后吊死在戏园中,这也是让唏嘘不已的地方,正应了小癞子自己的那句话:“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得挨多少打啊?”小癞子的死告诉小豆子一个道理,唱戏这条路很苦,同时也是孤注一掷,不是生就是亡,不是成名就是沉沦。
俗话说,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小豆子练《思凡》,却老是唱不准词。这里让观众震惊的是,总是护着小豆子的小石头,却拿起烟斗狠狠地插进小豆子的嘴里,捣了一口的血。但也因祸得福,小豆子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那一刻,终于唱准了《思凡》的戏词,“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第一幕最后一部分是张公公玷污小豆子,这同时也是第一幕结尾的情节点和转折点。小豆子唱准了《思凡》,演好了虞姬,成名的同时,也被变态老太监张公公盯上。这对他来说算不幸也算幸运,不遭这一劫,他无法顺利成角儿;不遭这一劫,他的虞姬不可能演得这样栩栩如生。就像那爷对关师傅说的那句话:“你我都知道,虞姬终归是要死的。”这一悲惨遭遇恰巧为小豆子的虞姬更增添了一抹病态和凄惨之美,因此可以说,张公公毁了小豆子,也成就了小豆子。
第二幕是从1937年七七事变到1945年日本投降这一时期,同时也是影片主人公事业的巅峰时期。这一幕开始出现冲突和对抗,一方面是程蝶衣的痴情偏执,另一方面是段小楼对程蝶衣的不懂。小豆子和小石头成角儿后,更名为程蝶衣和段小楼,他们两人饰演的虞姬和霸王,是当时京剧表演的代名词。在程蝶衣和段小楼少年时期,两人的感情更接近于友情和亲情,但在这一幕中我们可以看到,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感情渐渐清晰起来,已超乎了友情,而更像是爱情。或者说,程蝶衣是一个生活在戏里的人,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对段小楼的爱还是对霸王的爱。
菊仙的出现对程蝶衣来说一个挑战,她抢走了他的霸王也抢走了他的师哥,她既是他戏里的敌人,也是他现实生活中的敌人。程蝶衣希望能和段小楼这样唱一辈子戏,他永远是他的霸王,而他永远是他的虞姬。只是那个活在戏里的人只有程蝶衣,《霸王别姬》实际上是一出独角戏,戏中痴痴缠缠的只有程蝶衣,那个把“从一而终”刻到骨子里融进血液中的只有程蝶衣,正是“真虞姬”遇见了“假霸王”,造就了程蝶衣的悲剧。
《霸王别姬》这部影片在角色上有一个特点,影片中两个主要的女性角色都是妓女身份,一个是程蝶衣的母亲艳红,一个是段小楼的妻子菊仙,这也注定了菊仙同程蝶衣之间的连结。其实我很喜欢菊仙这个角色,敏而不狡,勇而不躁,哀而不矫,烈而不戾,她虽是妓女出身,但却是一个成功的妻子,持家有道,也很会做人,最重要的是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提醒段小楼,让他免于淌浑水受到伤害。除了段小楼,她给予程蝶衣的关爱是最多的,这也正是影片的精妙之处,菊仙之于程蝶衣,更像一个“母亲”的存在,她为他擦拭脸,照顾戒大烟的他,奋不顾身冲进火堆捡起那把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剑。虽然程蝶衣不承认这一点,但他在无意识情况下暴露出了埋藏在心底的想法。他们两人对对方是又爱又恨的,因为彼此的身份和性格而产生依赖,又因为感情纠葛存在敌意。巩俐在影片中的表演想到出色,她在很多情况下没有台词仅靠面部表情就能把人物内心活动彰显得很到位,对于当时年仅27岁的她来说堪称精湛。如她从讶异到了然程蝶衣对段小楼私情的内心活动展现得很好。
这部电影中和程蝶衣最像的是袁四爷,他是一个真正的戏痴,他甚至到死都还走着台步,也只有他能懂在所有人眼中都“疯魔”的程蝶衣。段小楼与菊仙的成亲使程蝶衣心灰意冷,这促使他和袁四爷迅速升温聊以安慰。在袁四爷眼中,程蝶衣是“虞姬再现”,是“集男性与女性之精于一体的观世音”。两人在深夜演戏的一段也十分经典,充分凸显了程蝶衣已经到了现实与戏剧难分的境界了。
程蝶衣为日本人唱戏,影片中被人们当做卖国求荣的汉奸,但我只看见他的可怜和凄楚。他为日本人唱堂会只为了救出师哥段小楼,而段小楼却对他嗤之以鼻。我为程蝶衣感到寒心,他一心只为救人,全然没想过该不该唱这出戏,而他最亲的人却也不理解他。程蝶衣的戏永远只为自己演,他的戏是他自身情绪的展现,是他情感发泄的出口,是他感受生命的窗户,因此他在谁的面前都能演,在普通百姓面前演,在国名党面前演,在共产党面前演,在日本人面前演。在骚乱的戏堂能演,在一片漆黑中能演,在漫天飞舞的纸屑中能演。就像段小楼口中所说:“他是只管唱戏的,他不管台下坐的什么人,什么阶级,他都卖力地唱,玩命地唱。”
第二幕的发展,我们逐渐可以看出不同人物不同的选择,他们的命运朝着不同的方向继续前进。段小楼选择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抉择,而程蝶衣选择继续以自己的方式而活。他们一个人的身边有菊仙,一个人的身边有袁四爷,这也注定了两人渐行渐远。第二幕结尾,程蝶衣沉迷鸦片,选择堕落,这将影片情节推向后续。
第三幕是人物的衰落期,同时也是京剧和传统文化的衰落期。这一幕政治变动很快,从1945年日本投降,到1949年解放军进北平,再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人物的命运也随着政治动荡迅速变动。袁四爷的倒台,意味着旧势力被绝对地撼动,段小楼也更加小心翼翼地活着。小四的转变,也表现出新潮流对旧体制的极大冲击。这一幕最让人震撼的是红卫兵对程蝶衣和段小楼等人的“群斗”,这一场景同时也是影片的高潮点。导演将这一场景布置得十分浓烈,五颜六色的戏服、脸谱加上烈烈燃烧的熊火,将场面氛围塑造得极为紧张。而“互相揭发”这一博弈,让人们感慨政治偏激和人性限额的同时,又可怜程蝶衣、段小楼、菊仙的不公命运。
《霸王别姬》影片中运用了多处象征手法,比如霸王佩剑、金鱼和菊仙的喜鞋。霸王佩剑无须多说,他代表了段小楼本人,这把剑是程蝶衣带给段小楼了,因此同时又代表了程蝶衣对段小楼的爱。最后这把剑由菊仙交还给程蝶衣,表明了菊仙死前的释然。金鱼的意象在程蝶衣抽大烟和戒大烟时多次出现,是象征程蝶衣精神状态的重要象征。鱼缸中金鱼和程蝶衣本质上是相同的,他们都被人用来观赏,甚至被当做玩物。金鱼和程蝶衣精神上的联系在于他们都很压抑,被装在牢笼里无法逃离,程蝶衣和金鱼是同病相怜的。菊仙最终吊死在自己家中,导演给桌上那双崭新完好的喜鞋一个特写,是别有用心的。妓女常被人嘲笑为“破鞋”,而这双红红的喜鞋被好好地摆放在桌上,完好无损,我想,这正告诉了我们,这个女人对待自己和段小楼的婚姻是多么的忠贞真挚,她的身份卑贱,但她的心是高尚的,纯洁无暇的,是值得我们尊敬的。
整部影片的信息量很大,背景不简单,剧情不简单,人物性格更不简单。这部影片以人物的命运反讽了特定的历史环境和人性的畸变。开头和结尾1997年体育馆的排练,给观众以时代跨越感,而程蝶衣的结局又给人一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影片结尾,程蝶衣再唱《思凡》,唱出:“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预示他回光返照般的突然清醒,那一瞬间他看到了自己几十年来愚蠢的生活,把戏当人生,把人生当戏,痴痴缠缠,倒头来却是戏梦一场。那一笑蕴含了多少无奈、叹惋和自嘲,然而这一场清醒对程蝶衣来说却是毁灭性的,他无法接受自己几十年来畸形扭曲的人生和心理,唯有以这一剑刎喉,将自己结束在这一场《霸王别姬》的戏里,才是他所能选择的最好的归宿吧。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魑魅魍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016年7月9号,在家了折腾着看完了《霸王别姬》,这部一直占据高分排行榜前列的电影。许海涛和我说他高中看过,可惜了我都快大三狗了,第一次看这部23年前的电影。

对比起陈凯歌的其他电影,我应该也会赞成人的一生只有一部绝唱之作的观点吧。

身为一个远离京城成百上千公里,地处岭南腹地的广东人,京剧我是不听的。广东自有它的代表粤剧,然而粤剧我也不听。家乡还有潮剧,可是我也不听。但是一开篇,就被这浓浓的民族味迷住了。原来红绸艳抹与那一声声惊啼,乃是京剧的一部分。不得不说,华丽的银饰和宽松的绸缎一闪而过的时候,我知道,这是外国人眼中的中国,然而也着实是中国自己的文化。

京剧之于老北京,大概像民谣之于现在的小文青们。这里头,有一个地方或者族群的魂,不过,是那个时代的魂儿。

黑幕,一道灯光照在舞台上,二十二年没有唱戏的兄弟俩一同走进来。段小楼,程蝶衣,和老戏迷寒暄一会儿。然后故事开始倒叙。

戏班子画面一闪而过,小豆子的母亲在雪中带着儿子投奔戏班。那是民国初年。小豆子的六指因为怕吓着主顾们被母亲切了去。好多人说,这六指一切,恍若去势。想来似乎也是很有道理,毕竟情节的设置安排,总有他的那么几分意思。

初来乍到,格格不入,小石头师哥显得那么亲切可近,阳刚之气浑然上下,抖擞得很。

相互照顾中是不是情感从此而生。我想来也是这样吧。小石头在外头受罪,雪下得大,小豆子跑过来给他盖了毯子,趴在他身上睡着,这个画面着实是暖的。换作谁人,这般照顾,也是印象深刻的。

可是纵使这般情愫在,这戏班日子苦,也是众人皆知。要想上台唱戏成角,必须得努力个十几年,不挨打又怎可能。戏班里除了练套路,怕是其余的处处要受打。

【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熬不过这十几年,也缺了那么分坚韧,戏班里的小癞子,尝到了糖葫芦以后自杀了。这苦头怕是很重,若没有几分勇气和坚持的动力,像小癫子这样早逝的,也不在少数。

人得自个成全自个,我后来一想,这戏,若是你自个不投入,怕是也唱不好。而这投入,怕是就是一生,怕的就是你这辈子爱的所有,人啊物啊回忆啊,戏如人生,把戏当人生唱,要不怎能唱的好。

小豆子就是这么个苦角色。也就是后来的程蝶衣。戏迷戏痴戏疯子,为何有得这样的称谓,就是因为他把这戏用了一生的投入来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