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更不是神棍,霍姆斯

    《福尔摩斯》原著一共有60个案件,然而不成功的案件却有以下:

    之所以会得出这种奇怪的结论,无非是办案过程中“读者都想到了,华生却没想到”。

    不过看了结尾,似乎以后还会拍续集,如果有的话,我还会继续看下去。

    尽管这些故事以探案的形式出现,但它们本质上只是“猜猜我是谁”、“请问圆球放在哪个杯子里”、“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后宫男最后会抱走哪个女主角?”而已,就算不以命案的手法出现,这些故事的写作手法也可以成立。

    要说世界上谁最是讨厌福尔摩斯的人,那非亚瑟·柯南·道尔莫属了,任何反福派在道尔面前都得退居其次。柯南道尔从来不认为《福尔摩斯》是他最优秀的作品,他更喜欢自己的其他作品和主角。正因为柯南道尔不喜欢福尔摩斯,所以他并不吝啬于让福尔摩斯在故事中出丑,也没少描写老福的种种性格缺陷,然而讽刺的是,柯南道尔越是这样写,读者们越是喜欢福尔摩斯,以致柯南道尔在《最后一案》中让老福毙命时,居然还引起无数读者的强烈抗议,甚至上家门臭骂他这个作者,直到这时,柯南道尔才明白,原来“福尔摩斯”不再只为他一人所拥有,他要写的不好,读者还有怨言了。

    《福尔摩斯》不是这样,而且《福》并不强调案件必须是命案、犯罪现场必须在孤岛、抓住犯人必须“猜猜我是谁”。

    纯属福尔摩斯过度敏感的普通事件:《黄面人》、《失踪的中卫》

    最后,批评一下某些人认为华生很“弱智”的观念。

    在没有犯罪类教学书籍的时代,《福尔摩斯》里的许多案件都被警方当作教学材料,甚至直到今日,在一些美国警校里依然如此。

    后世的叙事诡计小说,基本上都没有跳出《凶手就是你》的模式,而“我”通常被定位为最后的犯人(比如《罗杰疑案》),但不管“我”是不是作案主谋,这点创作原理还是一样的。

    但是,不正因为如此,福尔摩斯才显然更加有血有肉、更加真实可信么?不正因为如此,所以尽管后来小说和电影出现了更多比他更厉害、更无敌的神探,但却只有福尔摩斯的名字总被用来赞誉一个人破案的效率吗?

    拿后世人炒烂的东西作为标准去衡量前人、然后说前人“老套”,这是什么逻辑?

    侦破了案件,但却败给对手的:《恐怖谷》

博赌网站十大排行,    PS:福尔摩斯和作者柯南道尔在性格和价值观方面是有很大不同之处的,首先柯南道尔非常讨厌福尔摩斯,这点福迷基本都知道,他并不将《福尔摩斯探案集》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其次道尔很迷信,而老福却在故事中屡次有破除迷信的行为。福尔摩斯的智慧,并不等于柯南道尔的智慧。也许作者对自己笔下的人物不感兴趣,反而使他更能放开手脚去塑造这些角色吧。

    直接被对手击败的:《波希米亚丑闻》

    这就是一种简单的推理,它没那么多东京双煞之处,普通人都能略知一二,出色的侦探则能往更深的层次去思索。

    查明了基本事实,但没能捉拿犯人的:《身份案》、《住院的病人》、《证券经纪人的书记员》、《希腊译员》

    《巴斯克维尔猎犬》今天来看并不那么新颖,凶手是谁一目了然,猎犬是什么也让人猜个大概,可当年密室大师卡尔·狄克森却这样评价:“如果说它不是名篇,那我简直想不出还有作品配得上这样的评价。”

    犯人并非由福尔摩斯绳之以法的:《米尔沃顿》

    当然《福尔摩斯》本质上是一部小说,不能将其当作刑侦教科书,而因为柯南道尔本人很迷信,原著小说后期的作品有过度唯心的倾向,甚至教授事件还略带有科幻色彩。

    本片的结局则几乎是《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再现,把犯人几乎搞定后,然后在犯人面前把自己的推理长长地说一番,但福迷们都知道,福尔摩斯向来不这么干,其办案手法是以简洁直接著称。

    但在《福尔摩斯》时代,这些故事并非是“老套”的。

    至于把福尔摩斯和艾琳·艾德勒凑成一对,更是恶俗到了极点。原著中艾琳的聪明机智让人大为叹服,是福尔摩斯一生最为欣赏的女人,也许正因为如此,很多人总乱点鸳鸯谱,而忽视了艾琳已有一个叫诺顿的丈夫的事实,而且夫妻俩还很恩爱……

    这些手法无论多么精彩,都只能叫“悬疑”,不能叫“推理”。

    唐尼的风格,实在无法让我生起“这就是福尔摩斯”的感觉,BR和JB等著名的福尔摩斯演员我也不是百分百满意,但他们演绎的那种“绅士”的风度还是有的,唐尼版唯一一个我觉得还不错的情节,就是打拳击时福尔摩斯的那段心理描写,非常幽默。

    我们来回顾一下《斑点带子案》福尔摩斯的破案过程,他确立了嫌疑犯后,仔细观察了嫌疑犯屋内的情况,然后很细心地交待了委托人接下来的大概做法,之后和华生地在附近找了一处地点埋伏了起来,一直盯梢到了晚上(这是一个很漫长、很痛苦、却十分必要的过程),最终证实了犯人的犯罪动手法和动机。

    我是个狂热的福迷,所以我并不认同唐尼的表演方式,不过我对这片却并不反感,主要还是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把这部电影当作《福尔摩斯》来看待,当初看到片花时,我就不指望这片会忠实于原著了。有了这一心理准备,接下来若要看此片,就不能有太多的报怨,因为这是自己选的,而且事实上,我还真无法抵挡住“福尔摩斯”四字的诱惑,所以下载了这片来看看。

    《福尔摩斯》系列中的名篇《斑点带子案》,虽然柯南道尔搞错了蛇喝牛奶的细节(世界上的确存在会喝牛奶的蛇,不过道尔本人只是单纯地对蛇作了错误的理解),但它依然不失为一部推理佳作,这部作品曾在美国的警察学校被列为参考文献。

    因为误判最后以失败告终的:《五个桔核》

    在这个非常专业的破案过程中,福尔摩斯并不是呆在房间里纸上谈兵一番,然后就把所有问题解决了,而是结合了多种破案手法,推理只是这个过程中运用的一种手段。

    《福尔摩斯》一书的最大优点就是推理性很强,许多侦探知识很专业。当然书中的部分案件猜想成分较大,而后期的《爬行人》则简直是科幻小说,但整体上书里头的办案水准还是很高的,在现实中经常被警务人员拿去参考。比如《斑点带子》里福尔摩斯对付犯人的手法就非常专业,他先是了解一下犯人的居住情况,接着趁着犯人外出时潜入屋内调查一番,然后将可能会受到犯人杀害的人转移到别处地方,之后在屋外找个地方进行埋伏,等到半夜后再次潜入,最后在犯人作案时及时将其阻止,人证物证皆获。

    那么什么是推理,我们可以举一条很日常的例子。

Leave a Comment.